亚洲城 - ca88亚洲城娱乐,ca88!

亚洲城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手游攻略 >

《仙剑奇侠传4》吾谁与从

时间:2019-01-11 21:33来源:yzc 作者:亚洲城 点击:
在仙剑系列中,主角常常以孤儿的形象出现,比如一代中的李逍遥,三代外传中的南宫煌,本文旨在分析仙剑4中的四

在仙剑系列中,主角常常以孤儿的形象出现,比如一代中的李逍遥,三代外传中的南宫煌,本文旨在分析仙剑4中的四位主角的性格气质,他们几乎全部以孤儿的面目存在,有的是实际意义上的,亚洲城,有的则是精神气质上的,他们在自我确认的道路上前行,不住的徘徊迷失,同时亦在这一过程中完成了成人礼,得以用别样的目光和别样的姿态审视与面对世界。

一、云天河:一蓑烟雨任平生

1.1缺失的教育与终极关怀
    天河的孤儿气质,是四个主角之中最为疏淡的,这得益于他的自然天性和对于生命的乐观态度,仿佛青峦峰的日光照耀,异常温暖。
    他在父亲一人的教育下长大,而天青对于他的教育,是非常奇妙的,这种教育毫无系统和规则可言,也是不完善的,他不过是在抚养天河的过程中,对天河有只言片语的倾诉,这是出于天青的不羁性格,同时丧失夙玉的痛楚和过早的亡故,也使得天青没有力量去完成对于天河的教育,天河从天青那里得到的关于世界和人生的看法,是破碎的和片段的,亦是晦涩难懂的。
    天河的江湖游历,是自然与文明对抗和融合的过程,天河纯净的气质,恰恰来源于天青对其教育的缺失,即天青并未告知天河山下的世界及其一系列的规则,天青所教会天河的,是青峦峰上的法则,在这一点上,天青的教育无疑是成功的,天河如其所愿,成长为一个完美的猎手。
    天河所代表的自然,与文明的第一次冲突,是在太平村的粽子事件上,“吃东西要付钱”的概念,自此被天河深刻地体会和记取,所以在以后的情节里,天河多次提到“给钱”,这是天河对于文明的妥协和顺从。必须指出的是,天河的这一妥协,是出于对于规则的高度认识和服从,他迅速地适应文明,并遵守文明社会的规范,这是天河保护自我的自觉,如同他了解丛林法则并加以适应来保护自己一样。天河被文明化的,只有外部的行为举止,在精神上,他一直纯如赤子,保有内心的天真烂漫。
    天青的早亡,使得他并未对天河的感情观加以启导,除了“好好爱护女孩子”之类怜香惜玉的话,男女之情是不被天青涉及的,天河缺乏母亲细腻感情的影响,自小到大亦未见过异性,母亲形象的缺失,使得天河在感情上十分晚熟,甚至可以说,天河的感情在游戏的最终都未得到真正意义上的确认,相较之而言,梦璃和菱纱的在感情上有着更多的自觉,她们充当了天河感情的开启者和引领者,梦璃曾经追问天河是否真正了解感情,而天河的回答显然是梦璃不满意的,即“见到你气都不顺了”,梦璃的感情有着极其明确的指向,而天河则自始至终纠结于“什么是喜欢”,他不住询问却没有得到答案。
    但是不得不说,天青的人生观和生命意识,对于天河的影响是巨大的,天河崇拜父亲,在游戏的最初阶段,他用父亲的言语解释菱纱与梦璃都无可解释的问题,比如认为姜氏是死得其所,亦有“生尽欢,死无憾”之语,天河不通世事,但在阐释“生死、存在”之类的复杂问题上,天河显得十分通透,这完全是由于天青在他最后时光的里,对于自身生命的体悟与观照,这种人生观强烈的影响了天河,故而在游戏的最后,天河方可用年轻又沧桑的声音说出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这一主题式的宣言。
    同时,天青的基本道德观念,已经渗透天河的思想,与紫英的道德观重建过程完全相反,天河的道德观从未曾动摇,反而一步一步加以印证和强化,故而在游戏最开始,天河回想起父亲所说的“我命在我也,不在于天”之语,而在游戏的结尾,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,是天河经历江湖洗礼之后,对于命运的理解,这不是对于父亲话语的重复,而是天河在一系列的成长之后,与父亲人生观趋于一致。二人同时充当了命运的叛逆,这种叛逆并非出于无可奈何的选择,而是自觉自愿的,即天青选择叛出琼华,拯救夙玉,而天河选择不惜代价挽弓拯救苍生,父子两代,天河比天青更进一步的诠释了对于命运的蔑视与反抗。


1.2 寻找与回归
    英雄的故事,多数以寻找和回归为基本框架,在西方的史诗中,这种结构显得尤为明显,中国古典小说如《西游记》,亦使用了这一类的结构,即英雄出于某种目的,踏上寻找的征程,在寻找中得到成长,并最终回归家园。天河的寻找,是出于自我认同的目的,他寻找的是父母的过去,夙玉在天河出生不久离世,天青亦过早亡故,且在世时更多的充当了“严父”形象,所以天河有“离爹好远”的感叹。天河急于了解父母的过去,寻找认识父母的人,倾听父母过去的事情,这是对于“我是谁”“我从何处来”等问题的焦虑,天河必须得到父母的过去,这样他的生命才有了根基,他自幼缺乏的“家族”意识,才能得以建立。
    天河在山下获得的第一个关于父亲的信息,是太平村村民对于天青的指责,天河非常幸运的没有完全听懂村民的话,同时令天河兴奋的是,爹的家乡离自己自幼长大的青峦峰很近。之后天河所得到的关于天青的信息几乎全是正面的,而进入琼华,被天河看做是对父亲的更近一步的探寻,不仅是因为天青极有可能是琼华弟子,更因为天河认为,自己的人生轨迹开始与父亲的接近,甚至重合,所以在琼华的第一晚,天河会猜测也许爹也睡过自己所睡的床。
天河在探寻父母过往,从而一步一步建立自我认同的道路上走得十分顺利,玄霄的出现是天河最大的收获,天河在他的身上窥见父亲的过往,不仅天河,在玩家看来,玄霄亦是孤单生命中的温暖依靠,对于天河,玄霄的存在与菱纱、梦璃、紫英的存在有很大的不同,天河与玄霄的关系一直是有亲缘意味的,即父亲的师兄和自己的大哥,这一关系使天河获得了“家族”的感受,玄霄带着父亲的生命痕迹,有着关于父母的记忆,以长辈的面目出现,他几乎是父的形象,一直站在那里等待他的到来。
    在梦璃进入妖界,天河希望在玄霄那里得到帮助的时候,夙瑶声称玄霄不过是在利用天河,并告知天河其父母叛出琼华之事,这一系列变故对于天河的打击是极其巨大的,一是天河自身与玄霄的关系开始动摇,更重要的是,天河父母的形象受到了不曾有过的质疑,天河之前所坚信的父母道德上的完美从此不复存在(这也是所有孩子将会遇到的问题),这双重的打击如此突然,使得梦璃的失踪在一时间都显得不那么重要。而进入鬼界见到天青,天青坦言曾伤害玄霄,并告知天河夙玉的感情归属,父母原来并非一心一意相爱的事实,同样震惊了天河,也使天河对于玄霄的感情更趋于复杂,才会在后来与玄霄的对峙中,说出夙玉实际喜欢的是玄霄之类看似不着边际的话。
    天河自我身份的确认在鬼界与天青的对话中得到了完成,之后寻回梦璃,决战琼华,是天河成长所带来的结果,如前文所述,他在最后理解了父亲对于生死的体悟,父子二人的精神世界达到了最终的统一,游戏以对命运的理解开始,又以对命运的理解结束,天河圆满的完成了寻找,并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成长和成熟。
    至于回归,琼华一战前天河曾回到青峦峰,那一刻青峦峰上阳光倾泻,天河回归自己的家园,但是这一回归是浅层次的,真正的回归,乃是天河决心挽救众生,张弓射落琼华,在结尾动画中,青峦峰草木葱茏,天河扬起纯净面容,是身体与精神的双重回归,天河的心,在这一刻,尘埃落定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